1. 主页 > 文化 >

小镇茶事

一个闲暇的秋日周末,几位曾经的同事邀我陪同,去家乡临涣古镇一日游,领略千年古城文化,品尝乡村名特小吃,什么马蹄烧饼、培乳肉、酱包瓜、豆腐卤……这些传统美食被伙伴们念叨起来,真是如数家珍;当然,最期待的是在镇上茶馆呆个半天,喝几壶浍河边回龙泉水浸泡过的棒棒茶。

在这个远近闻名的皖北古镇,我生活了近二十年,从懵懂记事上学,到成年外出读书,至而立之年,再到不惑之年,如今已过知天命之年。我与古城小镇的茶馆是没有多少故事的。现在回想起来,伴随着成长的无忧岁月与回乡的探亲经历,记忆最深的就是在小镇的清晨或傍晚,家家炊烟升起时,摇着瘦小的身影,颠着细碎的脚步,拎一把竹壳的暖水瓶,屁颠屁颠地往返于茶馆和家舍之间。一张盖着红戳的硬纸片,就是一瓶白开水的价钱,加一小撮茶棒棒变成红茶水的愿望,也成了十分遥远的儿时梦想。尽管如此,能到镇上大集体商业兴办的茶馆打上一瓶水,这已是小镇人家难有的享受了。那丝丝缕缕年少无知时的深浅记忆,承载的就是这些关于茶和茶馆的极简故事了。

其实,在那些与贫穷相伴的日子里,围坐在被柴草煤烟熏黑的茶舍内一张八仙桌前,泡上一壶红茶梗做的棒棒茶,从日出到日落,享受着一天的清闲时光,饱受天文地理故事、古往今来野史的烟燎火烤,那是家境殷实的茶客才独有的“特权”。在我少年的记忆里,整天为生计奔波、让一堆儿女衣食无忧的老父亲,白天在大集体的铁木业社出尽体力,晚上还要在家里的小作坊内汗流浃背,完全没有一丁点空闲去独享茶馆里的悠闲时光。印象中,小镇上勤劳善良的原住民,都是行色匆匆地在集体作坊或黄土地里,忙碌奔波,为衣食而谋,为续命劳作。

走出小镇以后,关于棒棒茶的经历,更实在找不出太多的感悟。搜肠刮肚地寻觅,也仅有几点零星的影像,多半与忙碌的生活没有多少牵连;即便有点瓜葛,也往往是陪同学、同事稍事闲坐便悄悄离开,然后穿街走巷回到自己多年不住的老屋,看看年迈的父母和乡邻,嘘寒问暖地唠上几句家常。后来,也偶有去过几家知名的茶馆,大多是陪同慕名而来的同学朋友,或来考察学习的外地宾客,有一搭没一搭地陪坐,百无聊赖地听一段似懂非懂的民间大鼓或花鼓唱腔。最有意味的是几年前的一次公务活动,我接待京城来的中国报业协会的专家领导,那可是见多识广的几位嘉宾,他们特意提出要到临涣古镇看一看,说是也一定要品尝一下早有耳闻的棒棒茶,在春秋时代的土筑城墙上走一走。陪游的路上,我历数古城小镇的传说故事,淮海风云的红色文化,为小城扬名的历史故人,周姓袁姓等几个大户人家的前世今生,其庄园之阔、生意之大,明清和民国时期都享有盛名,口口相传地也能说上几篇江湖段子。对外地人来讲,所有这些说道都充满着传奇与惊艳,让他们感到值得一来,也乐此一游。

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,不代表我们立场,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:http://www.ahzxmr.com/a/wenhua/2020/1113/2508.html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工作日: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